首页 > 观点 > 正文

专访|清华大学人工智能科学家朱小燕:“ 现在是人工智能的秋天,要做最后一公里的事情。”

条评论

17-05-19 19:59 搜狐科技

北大新媒体访谈系列

  自AlphaGo击败李世石,人工智能的概念进入大众视野,2016被称为人工智能元年,云计算、大数据、积层神经网络、深度学习带来的人工智能展现在大众面前。但朱小燕老师与智能技术与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已经在此领域研究了三十年。北大新媒体团队对朱小燕老师进行了专访,她介绍了她的研究领域以及对人工智能的观点。

  

  朱小燕,清华计算机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智能技术与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北京市计算机学会副理事长,加拿大国际开发研究中心(IDRC)首席科学家。在语音信号处理、光学字符识别、人机交互等领域进行深入研究。

  智能技术与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依托于清华大学,这个是我们国家第一批成立的国家重点实验室之一,也是现在唯一以人工智能命名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实验室于1987年开始筹办,已整整三十年,在人工智能很多领域有深入的了解,也多次在国际竞赛中得到很好的成绩。

  

一、“ 可以说现在是人工智能的秋天,要做最后一公里的事情。”

  能不能简单介绍一下实验室的基本情况,以及您个人的研究领域?

  朱小燕:我们实验室1987年开始筹办,整整三十年了,在人工智能很多领域都有深入的了解,比如无人驾驶、无人机、机器人,还有语言处理方面,是中文在语言处理方面最有资历的一个团队。在互联网核心技术、信息检索领域也是数一数二的,包括智能语义信息获取、可互动的系统,从语义分析到语言生成、知识应用,还有视觉领域,都多次在国际竞赛中得到很好的成绩。

  我们实验室是我们国家第一批成立的国家重点实验室之一,也是现在唯一的一个以人工智能命名的国家重点实验室。所以这一年多来,随着新的人工智能新的浪潮到来,我们实验室也感到压力比较大。

  我自己这些年研究的领域还挺多的,现在主要放在对话和交互式系统上。人工智能发展到现在,很难确切的说是春天、夏天还是秋天,但我们都不想处在一个冬天的环境中。我其实也认同其他几个教授的说法,现在可以说是秋天了。

  不是别的意思,说秋天,因为是一个收获的季节,摘取果实的时候。如果我们可以将这些技术的果实摘取,让最普通大众感受到这些果实带来的变化,感觉到生活上的改变,那是最好的。如果我们不把这最后一公里走完,果实落地腐烂,那可能就会面临冬天。所以我也想做这种最后一公里的事情。

  简单来说,也就是接地气的事情,和工业、产业结合,带来生活上的变化,让大家觉得,哦这是人工智能,而不是觉得你在吹牛皮。当然,我不是说展示一些很炫的技术是吹牛皮,但一直太玄乎的话会让别人感觉是吹牛皮。具体比如说我们在做交互这一块,提供一些信息服务,比如我们做了一个呼叫中心的系统,一个企业已经应用了两年了,第一年他说减少人工80%,前一阵子说减少人工90%。这个是产生明显的社会效益,当然对企业也直接由经济效益。

  当然还有很多东西,这种交互是一种对话,我们现在更想做可互动系统,比对话更深一步,希望可以汇总周边所有的信息,并且是可互动的。比如说针对同样的疾病症状,对男生而言和对女生具体意义肯定不一样,像肚子疼,你和男生说宫外孕就不合适了。为什么宫外孕被提到前面来,因为它是一个很恶性的、会有生命危险的事情,对于孕期的妇女是要提醒她做检查的,但机器也不能乱说,是需要分析具体的环境与语境。

二、“ 人工智能需要想象力 ”

  再比如之前我们帮一个企业做未来厨房的系统,他们希望让大家摆脱那种在厨房中不舒服、很累的感觉,让厨房很快乐。那么让机器可以帮你做什么呢:我今天来客人了,你列个菜单,包括家里有几个人、平时都吃什么、来的客人的年龄、性别、有没有什么疾病、在什么季节,冰箱里有什么素材……机器可以分析这一些,把菜单做出来。这就是最简单的一个互动系统,整个的这个操作都是有规划的。其实国外早就有这样一个行业,帮人规划假期,是需要花很多钱的,这样子的事情机器可以做。

  现在有很多小管家这种,也是交互的,但还都是比较被动的,能不能更主动一些,把social数据拿过来。在2013年的时候,大家讨论过一个场景,未来的人工智能可以做什么。我们当时假设了一个小女孩Mary,人工智能能帮她做什么呢。如果Mary说我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人工智能告诉我,我可以去干点什么呢。其实这个涵盖的信息非常广,包括Mary年龄多大了、性别、爱好、时间、地点、天气、季节这都要考虑到,还有也很重要是,周边有Mary的朋友吗,或者附近有没有Mary喜欢看的电影刚好上映。

  对于年轻人来说,人工智能这个领域只有想不到,能做多少是一个问题,但现在其实缺少的是idea。所以你说作为一个普通的学生,我能做什么,其实就是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不仅仅是学一个算法或技术。

三、“ 人工智能是研究常识的学科,也是最跌宕起伏的科学,因为它是最贴近人的生活。”

  人工智能是研究人的智慧、智能的科学,但其实这一点甚至还还完全没有开始呢。人工智能最艰难的学科,没有之一,因为它是研究常识的,常识是说不清的。举个例子,比如鸟会飞,这是鸟类最大的特点吧,是真理吗,也有很多不会飞的,怎么让机器判断。所以说它是最难的科学,也是最跌宕起伏的科学,因为它是最贴近人的生活,人最爱想象的科学。

  人工智能也很跌宕起伏,被人误解,比如智能翻译系统,做好了大家就不用学外语了,拿起手机直接和不同语言打电话,多幸福,大家都很开心。但要是你随便讲讲,机器听不懂,大家就觉得那你这不就是骗子么。还有医疗专家系统,国外很多医疗系统,但过几天发现这个看病也不行,大家又觉得你是骗钱。

  “ 人工智能这个学科也受到周围的环境和很多领域非常大的限制。环境一推,所有人往里面砸钱,很多也都白费了。”

  “ 技术和故事、生活是相辅相成的事情。很多技术的碎片,你把它堆砌好了就是宫殿,堆砌不好可能就是猪圈,各有责任。”

  另外人工智能也是一个悲催的学科,有句话说,人工智能只要它work,只要它好使了,就不叫人工智能了。这是北美人工智能协会的发言人说的,人工智能是一个小理论、大技术的集合,它有很多小理论,但没有一个普适的理论。

  搜索引擎,排序算法是很厉害的一个算法,但很快就被几百种甚至上千种算法叠加上去了,那些算法基本上也都可以说是人工智能。还有无人车,在这个浪潮里也说是人工智能,但无人车三十年前就在做,全国第一台开出去的无人车就是我们实验室做的。语音识别实际上是什么,很久前就有信号处理,自动化这个词比人工智能诞生的还早。实际上网络这个词比人工智能这个词诞生的也早,像好多洗衣机、扫地机谁说它是人工智能,但其实它也没少加人工智能的技术,所以人工智能也是最悲催的一个学科,它还受周围的环境和很多领域非常大的限制。

  现在人工智能这个高峰,其实也是社会环境变了,互联网、大数据这个环境一推,所有人往里面砸钱,看不到效果就撤资。现在已经好多人喊刹车、喊这个是泡沫,如果不快点刹车,又会捧上去,砸好多钱,白费了。所以我们现在做这种交互系统也是,希望不要让人家白花那么多钱,我们一点点做,希望能让每个人都感觉到改变了。

  当然有投资很好,就是大家也应该好好想想,看看清楚,不要去跟风。还是有很多值得投钱的,但得想清楚,比如语言处理想有好的效果,你也得故事讲得好才有好的结果,也可能实现不了,故事讲不好,也可能实现不了,不能管技术不好。这是个相辅相成的事儿,有很多技术做出来效果特别炫,但生活中很难用到,也很难找到很好的市场。

  现在有很多技术做的都很好,比如无人驾驶,尽管可能还需要解决一些法律问题,还有很多视觉、图像的计算,很多海关都开始用自动、半自动的检测技术。还有车牌自动识别、辅助驾驶技术。很多技术十几二十几年前都有了,那时候没人说那是人工智能。这些就是一些技术的碎片,你把它堆砌好了就是宫殿,堆砌不好可能就是猪圈。你没设计出来宫殿,只有猪圈,其实各有责任。

四、关于AlphaGo战胜李世石,以及人工智能的未来

  关于AlphaGo战胜李世石

  朱小燕:对于我们来说,这是很好的事情,可以说AlphaGo做到了在2016年开启人工智能新纪元。因为围棋是相当难的一件事情,它确实让大家眼睛一亮,还有这次德州扑克这个比赛,它运用了和上次完全不同的技术,走的不同的路,这样大家信心会更足。但也不要把它误解了,它也只是做了一件事,只能做这一件事,也不是想打造什么棋神。它找到了一个好的表达方式,这其实就是所说的很好的 idea。

  中国的人工智能现在在世界范围内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以及关于人工智能的未来。

  我们中国人可能和我们的教育、习惯都有关系,创新能力从小就没有得到好的培养和挖掘,后面发挥也就不太容易。但是我们跟踪、学习能力还是非常强的,而且我们从小训练这个,学习别人非常快。弯道超车不是那么容易,但紧跟的话不差。人工智能本来也是很复杂的事情,它是理工科,但和社会科学非常密切。人工智能这个概念诞生的那一天,就是很多不同学科学者都在那里,因为人工智能研究人的常识,而常识本来就是各个学科、各种角度探讨的事情。

  2015年和2016年人工智能大会上的两个获奖者,第一个报告说,机器人应该是一个partner。至少在五年内,对机器的期待应该就是一个partner,来帮你做一些事情,你睡觉他不睡,帮你拿东西,在团队中起到作用。2016年机器学习大牛Mike提到了智能化系统,人不是孤岛,人是群体性的,机器也是这样。机器也不是孤岛,把它做成系统化的才能发挥更多的作用。现在要做的也是系统,机器系统、人机系统,以及各种模式的协同。

本文为北大新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

提交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