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技术 > 正文

给人类工人配机器人大脑,这是最优方案吗?

条评论

17-04-19 12:15 人工智能网

赞助本站

科技讯4月19日消息,据BBC报道,发出轻柔的呼呼声,它穿过仓库的地板,在剪刀升降机上抬起或降低自己的两只手臂,准备执行下个任务。每只手臂上的关节处都安装有摄像头,左手从架子上拉出纸盒,右手从中拿出一个瓶子。像许多新式机器人那样,这个机器人来自日本。日立公司于2015年展示了它,并希望在2020年开售。

图:日本日立公司设计的机器人

它不仅是能从货架上取下瓶子的机器人,还是能像以前工人那样迅速而精确地执行此类看似简单任务的机器人。现在,人类和这样的机器人正在仓库中协同工作。将来,它们可能取代所有仓库工人。在亚马逊仓库中,Kiva机器人随处可见,它们不仅可从货架上取东西,还能将货架搬给人类,以供他们挑选货物。Kiva机器人以这种方式将工作效率提高了4倍。

图:亚马逊仓库中已经部署有4.5万个Kiva机器人

在许多工厂中,机器人也在与人类并肩工作。自从1961年以来,工厂就已经使用机器人。当时通用汽车公司部署了首台机器人Unimate,这种独臂机器人可执行焊接之类的工作。但是直到近年,机器人开始与人类工人被严格隔离,部分原因是为了保护人类,部分原因是避免人类工人影响机器人工作,后者的工作条件必须受到严格控制。有了新式机器人,这些控制不再有必要。

图:通用汽车公司的Unimate机器人

以Rethink Robotics公司推出的工业机器人Baxter为例,它通常可避免碰撞到人。即使有人撞到它,它也不会倒地。类似卡通的眼睛可以给人类同事提供暗示,表面自己即将移动的方向。从历史上看,工业机器人需要专业编程,但Baxter可以从人类工人那里学习如何执行新的任务。

图:Rethink Robotics公司的机器人Baxter

全球机器人数量正快速增加,工业机器人销量1年内增长了13%,这意味着机器人的“出生率”每隔5年就会翻倍。长期以来的趋势是,新兴市场的廉价劳动力总能吸引“离岸制造业”。如今,机器人正出现“回流趋势”,将制造业重新吸引会老牌制造中心。

这些机器人可以从事越来越多的工作,比如采摘生菜、调酒以及医院搬运等。但是它们依然没有达到我们预期的目标。Unimate被推出1年后(1962年),美国动画片《摩登家庭(The Jetsons)》中就出现了机器人Rosie的身影,它几乎可以做所有家务劳动。然而现在看来,距离实现这个目标依然遥远。

图:《摩登家庭》中的机器人Rosie

这些进步在很大程度上要感谢机器人硬件的改进,包括更好和更廉价的传感器,特别是机器人眼睛、指尖触觉以及平衡性方面的改进。此外,软件方面也有很大进步,机器人的大脑越来越聪明。而且随着时间推移,机器思维正演变成新的领域,人们曾对这个领域寄予厚望,但早期曾引来失望。

发明人工智能(AI)的尝试可追溯到1956年,当时在达特茅斯大学的夏季研讨会上,人工智能先驱们认为,机器应该能够使用语言、形成抽象思维和概念、解决人类的各种问题,以及自我进化。他们还认为,拥有类似人类智商的机器应该可在20年内出现。然而他们现在认为还需要20年时间才能实现这个目标。

未来学家、哲学家尼克·博斯特罗姆(Nick Bostrom)曾对此提出质疑:自我计划=超级智能?他写道:“对于预言家来说,20年是预言发生巨变的甜蜜点。”越接近这个点你越会期望看到原型,越远越不容易引起关注。而在过去几年中,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开始加速。特别是那些专注于一件事的算法,比如围棋、过滤垃圾电子邮件或在照片中识别面部的AI算法。

图:谷歌AlphaGo击败了韩国围棋冠军李世石

处理器变得越来越快,数据集越来越庞大,程序员越来越善于编写算法,这些算法可以学习如何改进自己。然而,这种自我改进的能力却令许多思想家感到担忧。如果我们能够创造出像人类那样解决任何问题的人工智能,结果会如何?它会迅速变成超级智能吗?我们如何确保它被控制?

这至少不是现在迫在眉睫的担忧,相当于人类智能水平的超级AI可能还需要20年才会出现。但是狭义的人工智能已经开始改变经济。多年来,这些算法已经接管了许多领域的白领工作,比如薄记员和客服。越来越多的体面工作也受到威胁。IBM的人工智能沃特森在智力游戏中击败人类冠军而登上头条,如今在诊断肺癌方面已经超过人类医生。在预测那些案例可能获胜时,软件甚至比经验丰富的人类律师更强。机器人顾问可提供更好的投资建议。

图:IBM的人工智能在智力游戏中战胜人类冠军

算法经常在金融市场和体育活动中发布新闻报道。对我来说是幸运的,因为它们似乎还不能像人类那样编写有关科技和经济方面的专栏文章。有些经济学家估计,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可以解释奇怪的经济趋势。麻省理工学院教授、畅销书《与机器赛跑》合著者埃里克·布林约尔弗森(Erik Brynjolfsson)和安德鲁·麦卡菲 (Andrew McAfee) 认为,工作与生产力之间存在“巨大脱钩”,即经济如何有效低投入,比如人力和资本,以将它们变成有用的东西。

从历史上看,生产力越高意味着就业机会越多、工资越高。但是布林约尔弗森和麦卡菲认为,美国将不再适用这种模式,因为到了21世纪,虽然美国生产力大幅提高,但就业机会和薪酬却未能跟上步伐。有些经济学家担心我们正经历“长期停滞”,即没有足够的需求刺激经济增长,即使施行低利率甚至零利率。

新技术消除工作并非新鲜事。200年前,勒德分子(Luddites)曾极力破坏技术。如今,勒德分子已经成为笑柄,因为技术最终总能创造出更多就业机会,以弥补那些被其取代的工作。而且提供更好的工作,至少是与以前不同的工作。当前机器人技术会引发何种后果还不清楚,很可能有些人类工作会受到威胁。

图:Jennifer Unit是一种语音引导的计算机程序,可以指引工人如何更好地执行任务

这是因为机器人的大脑似乎比身体进步更快。《机器人崛起》的作者马丁·福特(Martin Ford)指出,机器人可以帮助飞机起降和在华尔街交易股票,但却无法清理卫生间。或许将来,我们不应该期盼仓库中出现Rosie这样的机器人,而是另一种智能设备Jennifer Unit。

Jennifer Unit是一种电脑耳机,可以引导人类工人如何更好地执行任务,更多关注细节。如果你需要挑选19个相同的物品,它会告诉你5个、5个、5个、4个进行分组,这会更少出错。既然机器人可能在思维方面超过人类,而人类在从货架上取东西时击败机器人,为何不用机器人大脑控制人类身体呢?这可能不是完美的职业选择,但你不能否认,它符合逻辑。(小小)

分享:

提交

最新评论